” 张良说,当时他对高空项目不太了解

简介: ” 张良说,当时他对高空项目不太了解,就抱着新鲜感尝试了一下,结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它就是我一直追求的刺激感,让我积压了太久的负重心理得以释放,人也变得更加开

万众瞩目的奥陶纪第三届国际极限挑战节还有两天就要正式开跳了,不少参与者正从四面八方赶来…

记者了解到,截止报名结束,主办方共收到3000余人次报名,许多人毫不掩饰地表达对奥陶纪和极限运动的爱。

奥陶纪“死忠粉”不想错过它的每一个项目自梦幻奥陶纪特有的悬崖高空游玩项目火遍全网后,每年都有数百万来自全球的游客蜂拥而至,惊险刺激的悬崖项目为奥陶纪培养了一群“死忠粉”,罗小波就是其中之一。

“我从遵义到奥陶纪,往返一次需要7小时,而我愿意一周来两次,这足以证明我对它的喜爱了吧。

2019年,罗小波通过某短视频平台,了解到奥陶纪这个世界高空项目打卡聚集地后,立即驱车前往,“我本身就很喜欢刺激的娱乐项目,奥陶纪太对我胃口了!

”罗小波说,当他回到家后,遗憾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他迅速作出安排,再次前往奥陶纪,而这次出行距离上次不到一周时间。

挑战节报名通道一开启,秦忠义就向主办方投送了小作文般的申请理由,讲诉了他在奥陶纪发生的点点滴滴,“奥陶纪离我家很近,我常常和朋友结伴前往,为了玩上大摆锤,我能坚持来三次,也不辜负我对奥陶纪的喜爱了。

” 如今秦忠义已经参加工作,选择的工作地点离奥陶纪更近,一有空闲,奥陶纪就是他出行的第一选择。

他常常带着不同的朋友去感受奥陶纪的魅力,“最近我听说园区有了新项目,正准备周末过去打卡呢!

”(往届极限荡绳资料图)生活有压力奥陶纪是他们的“解压神器”生活中,有谁不是背负着沉重继续前进呢?

而奥陶纪作为世界高空项目打卡聚集地,每年来此宣泄压力的人不计其数,远在浙江丽水的刘威炜也对它“种草”已久。

一项项惊险刺激、挑战极限的运动是刘威炜的心头好,“极限运动就像是我的‘加油站’,玩儿过之后,就又有动力向前。

”“我从来没出过省,但奥陶纪一定要去玩一圈。

”刘威炜笑着说,“六月份我看到极限挑战节的活动,立马就报了名,看能不能圆我一个梦。

”对IT男张良来说,事情多、压力大的日子,全靠极限运动来解压。

“我是一名网络工程师,平时事情多、工作压力大,朋友们便邀请我去温州的景区玩网红秋千解解压。

” 张良说,当时他对高空项目不太了解,就抱着新鲜感尝试了一下,结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它就是我一直追求的刺激感,让我积压了太久的负重心理得以释放,人也变得更加开朗了。

”当记者问到为什么想参加极限荡绳时,张良提高了语调:“从300米的悬崖边跳下去,感觉什么烦恼都抛之脑后了,这才是我一直想要的‘解压神器’。

”(往届极限荡绳资料图)人生第一次用极限荡绳迈进人生新阶段想打卡奥陶纪,是对极限项目的一种喜爱,想挑战极限荡绳,那一定得有足够的勇气,而这个从来没玩过极限运动的18岁女孩,竟一眼爱上了奥陶纪的极限荡绳。

“我学习民族舞10年了,很多人见我第一面感觉是柔柔弱弱的,但实际上我是大大咧咧的性格。

”周慧笑着说,或许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她对能够挑战自我的项目都充满期待,“因为年龄问题,我没玩过极限运动,但是游乐园那些刺激的项目能玩的我都去挑战了,心里对极限运动充满向往。

去年看到极限荡绳的视频后,立马被奥陶纪圈粉了。

高考后,我也将开启人生的新阶段,所以想挑战一下自己,为大学生活壮壮胆,同时也是送给自己的18岁礼物,我很希望人生的第一次极限运动能在奥陶纪完成。

”今年刚满18岁的汪文杰,也想送自己一份特别的成人礼:去奥陶纪“跳崖!

”实际上他去年已经获得了第二届挑战节的“跳崖”资格,但因未满18岁,与极限荡绳失之交臂,“今年我希望极限荡绳成为我十八岁成人礼的点睛之笔,助我迈进人生新阶段,让未来的我永远都怀揣勇气!

如果你追求刺激,喜欢心跳加速的感觉,奥陶纪是你的不二之选;如果你也认为平凡生活需要加点乐趣,奥陶纪独有的高空悬崖项目一定能让你享受到极致的快乐;如果你的生活需要勇气加持,那么极限荡绳将成为你迈入人生新阶段最好的助推器!

(往届极限荡绳资料图)温馨提示,奥陶纪从2020年7月31日起每晚19:00正式开放夜场,夜场将免费开放所有儿童项目,也将开放欢乐大世界(剧场)、梦幻冰雪王国,让山中避暑的朋友享受愉快的夜生活!


以上是文章"

” 张良说,当时他对高空项目不太了解

"的内容,欢迎阅读话风吧的其它文章